王澍的《造房子》和赵扬的《造一所不抗拒生活的房子》是两本乍看起来有些相 似,实际上出发点完全不同的书。

王澍的出发点是中国园林,更准确地说,是山水画中的园林。他期望在建筑中再 现中国园林画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跨尺度空间,在具体的营造中则特别重 视传统园林移步换景的特点。他的建筑首先是一种园林,人在景中。

赵扬则在大理的建筑项目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出发点,那就是建筑提供的空间要 为生活服务,为此他可以放弃王澍在《造房子》中反复强调的材料、工艺、设计 等等建筑语言。

两本书中,都有建筑师借用当地工匠和传统工艺实现想法的描述。不同之处是, 王澍是带着师傅们复活了之前几乎已没有人使用的工艺,来实现他对园林和建筑 的理解,赵扬则是让师傅们用一贯的方法,使建筑的语言更复合生活和使用的需 要。

两位建筑师也不谋而合地在各自书中,援引了他人“造园即生活”的观点。不同之 处是,在王澍看来,生活是为了造园,人的生活要投入到园子的建造和维护当中 去,而对赵扬来说,造园的目的还是生活,生活的需要指导园子在交付后的更新 与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