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end
authorHaoyang Xu <xuhaoyang@douban.com>
Tue, 26 Feb 2019 16:54:54 +0000 (00:54 +0800)
committerHaoyang Xu <xuhaoyang@douban.com>
Tue, 26 Feb 2019 16:54:54 +0000 (00:54 +0800)
通俗小说的互文性

allure-of-novels.mdwn

index d09b70d..959ddf6 100644 (file)
@@ -14,3 +14,6 @@
 
 从心智成熟的成年人的视角看,这本身可能也没有什么坏处。但在我们之后,总有新的一代,对他们来说,没有《蝇王》《饥饿游戏》,只有《荒野生存》真人秀,没有《麦田里的守望者》《追风筝的人》,只有大学生活的直播。我们与这一代截然不同的人生经验决定了我们不可能直接给他们什么生活的建议——我们和上一代、上一代和上面的每一代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么新的一代要如何从视觉作品中吸取人生经验和为人处世之道?因为影视的创作规律,视觉作品只能集中地展示少数几个人物的想法和行动,那么在这种文化浸淫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会不会认为世界的运行规则就是赢家通吃,而赢家就是长得最美、最惹人喜爱,能够在观众投票中获得最多票的人?这种过于「反乌托邦」的图景也许只是我的过度想象。但设想一个作为个体的人,如果他所能得到的人生经验全部来自那个能占据聚光灯位置的明星,恐怕他很难习得在芸芸众生中寻找自己位置的技能。
 
+------
+
+通俗小说的最大魅力在于人人都可以参与到它的互文写作中去。一个人当然可以喜欢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超过一部小说,但再喜欢,这个人也很难借用这部电影或电视剧的情节或者设定去拍一部体量相当的作品。电影和电视剧要讲述完整的故事,必须依靠大团队的合作,个人最多能做的就是借用各种影片的素材去拼贴,凑出一部几分钟到十几分钟的短片。在通俗小说语境里,只要一个人读了一定数量的小说,用一部体量接近的自己的作品去与某一部小说展开某种对话就是可能的。在通俗小说的类型传统中,许多小说正可看作是这样的对话。在这种低成本而又持续不断的对话中,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有数千年历史的神话和母题的影子,并能想象它们是如何在一代又一代故事讲述者的对话中流传和演变。这种玄妙的过程,细细想来,确实是神奇而充满魅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