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end
authorHaoyang Xu <xuhaoyang@douban.com>
Mon, 25 Feb 2019 09:08:37 +0000 (17:08 +0800)
committerHaoyang Xu <xuhaoyang@douban.com>
Mon, 25 Feb 2019 09:08:37 +0000 (17:08 +0800)
allure-of-novels.mdwn

index 03ff701..802d783 100644 (file)
@@ -10,4 +10,8 @@
 
 我当然希望她经常有写作的任务和顺利的创作状态,因为前一个问题是个没法回答的问题。我自己也经常会想,在这个年代还在写作小说的人,难道是仅仅凭着写作带来的满足感就能生存和坚持?为什么在有这么多可供选择的娱乐方式的时候,还有人在选择写小说和讲述故事?我们对写作这件事的鼓励和呼吁,如果不是仅仅出于利益和生存的动机,还可以有什么别的解释?我们为什么认定人们应该继续去写作通俗小说?为什么人们会继续消费通俗小说?
 
-这个情景太像一种可能的未来,以至于我们这些靠作者和读者吃饭的编辑不敢多想,但就当是一种想象的实验:假如世界上没有小说,而我们仍然拥有电影、电视、游戏和直播,我们的娱乐和精神生活将具有一种即时性——即时享受,即时遗忘。对一个故事的讨论将仅仅限于极为亲近的几个人之间和看到这个故事后的几分钟,所谓的典故和「梗」都无从谈起。
+以下的情景太像一种可能的未来,以至于我们这些靠作者和读者吃饭的编辑不敢多想,但就当是一种想象的实验:假如世界上没有通俗小说,而我们仍然拥有电影、电视、游戏和直播,我们的娱乐和精神生活将具有一种即时性——即时享受,即时遗忘。对一个故事的讨论将仅仅限于极为亲近的几个人之间和看完这个故事后的几分钟,所谓的典故和「梗」都无从谈起。更不会有粉丝社区、同人作品。我们所拥有的只能是一种视觉经验,而新的作品也只能以视觉的形态出现。
+
+从心智成熟的成年人的视角看,这本身可能也没有什么坏处。但在我们之后,总有新的一代,对他们来说,没有《蝇王》《饥饿游戏》,只有《荒野生存》真人秀,没有《麦田里的守望者》《追风筝的人》,只有大学生活的直播。我们与这一代截然不同的人生经验决定了我们不可能直接给他们什么生活的建议——上面的每一代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那么新的一代要如何从视觉作品中吸取人生经验和为人处世之道?因为影视的创作规律,视觉作品只能集中地展示少数几个人物的想法和行动,那么在这种文化浸淫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会不会认为世界的运行规则就是赢家通吃,而赢家就是长得最美、最惹人喜爱,能够在观众投票中获得最多票的人?这种过于「反乌托邦」的图景也许只是我的过度想象。但设想一个作为个体的人,如果他所能得到的人生经验全部来自那个能占据聚光灯位置的明星,恐怕他很难习得在芸芸众生中寻找自己位置的技能。
+
+不能否认,很多通俗小说也需要一个运气爆棚的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