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文主义的影响下,人物报道试图回到人的立场。在新闻事件中,人物报道关注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从当事人的视角描述事件,甚至避开事件本身不谈,只描述人物本身,讲述一个人如何成长、变化为当今的样子,为什么成为事件中的一个角色。

这种写法让人物报道具有更强的故事性,成为更受欢迎和重视的报道体裁。今天除了标准格式的消息式新闻,其他时候人们读到和谈及报道,几乎都是指人物报道。

但读多了这类报道,它们多少也给人一种八股之感。首先是语气的相似,其次是叙事逻辑的雷同。人物报道当然必须服从真实准确的要求,也有一定的章法要遵循,但现在很难说有哪个记者,或者哪个媒体的人物报道真的具备了能够识别的风格。佳作偶有,但是创作者很难复制它们的成功。

相反,我们看到的大部分人物报道还是给人一种迎合之感,既无特色,也无锋芒。大众关心问题 A,我们就去找个相关的人来讲他在问题 A 中的亲身经历。读来是篇很好读的故事,但读完以后,读者觉得这个故事和自己想象中的问题 A 的故事相差也不大。我们对问题 A 没有更深入的了解,更不用说能探知它的深层原因。

这造成两种看似相反的感受。一方面有读者会觉得这些人物写得不够真实,倒像是旧式剧作里的典型化人物,完全为了表达某种大而化之的叙事而写;另一方面则有读者(我)觉得报道只停留在个别人的故事和遭遇层面,对报道应当揭示的社会状况阐释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