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与笔记工具迷思

在 YouTube 上有不少所谓的效率 up 主,平时的视频不是评测这样那样的效率/笔记应用就是各种华丽剪辑的 timelapse。他们仍有不少拥趸,是因为这类视频能带来充盈着价值和令人愉悦的感受。但订阅这些频道的用户,恐怕或多或少忘了,生产这些视频就是效率 up 主们的工作,而接近实际工作情景的谋生差事,效率 up 主们可能并未从事过或者不想从事。

条理分明、赏心悦目的笔记或手账,准确清晰、完美执行的待办清单和项目计划,这些在通常的工作场景中并不会出现。工作,特别是现代多人合作条件下的信息为主要对象的工作,就是充满了混乱和不确定。干扰和打断随时可能发生,而作为团队的一员,我们多数时候并不能像效率叙事所主张的那样,把各种信息排除在思绪之外。但为了能够售卖号称能提高效率的方法和工具,它们的鼓吹者必须咬定一个人可以在工具的辅助下达到禅定般的心流状态,如果达不到,那也是个人的问题。

现代社会,就连仅仅关乎生产范畴的“效率”也要被引向消费叙事。而商业营销力量能够实现这一点,和他们挪用女权、自由、进步、健康等理念的方式一样,都是把图像和符号用宣传工具呈现在消费者眼前,将信息工作混乱不堪的现实简化为打上一个对勾,任务应声消失的令人愉悦的图景。这些号称能极大提高个人效率,或者帮你应付海量信息、再不遗忘重要事项的效率灵丹妙药的宣传,其实质和减肥药没有任何差别。我们希望药物能让我们不需要运动,甚至不需要少吃,就拥有更吸引人的身材;我们也同样希望有灵丹妙药,可以帮我们从纷繁的任务和缺乏成就感的工作中解脱。正如减肥药,这些“生产力”工具从来不在宣传中提及个人需要形成的习惯和付出的努力。我们很快会发现它们有这样那样的不足甚至副作用,于是我们在看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后,就会寻觅其他的替代品,也因此几乎总是在寻觅下一种灵丹妙药的过程中。

正如所谓完美身材只是健康这个复杂概念的景观化代替品和象征,我想效率工具所承诺的轻松和高效也只是某个更复杂和深刻的诉求景观化后的描述。这个诉求是人与自己的工作能够有更加轻松和有益身心的关系。我们希望工作本身、工作的对象、一起工作的伙伴都能带来愉悦感和成长所需的滋养。我们希望能看到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而且能自由地选择和更换工作,让它符合自己的需要。不付出很大的努力,这些其实难以实现,所以我们不自觉地把容易把握的替代物——效率和它带来的满足感,当成了追逐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