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反对的政治正确,不是右派用来指责平权运动参与者和各种歧视的受害者的表达,而是一种把对权利议题的理解停留在字面意义上的态度。如果缺乏实地的(grounded)经验,特别是自己的身体和其他权利并不受议题的影响,而又缺少对真正受影响当事人的认识和理解,就可能犯政治上、言论上正确的实践错误。这是读了托马斯·索维尔的《知识分子与社会》[1]和 J·K·罗琳的回应文章[2]之后的体会。

总之,争辩有意义的前提是 have a skin in the game。

[1] 张亚月 and 梁兴国, trans., 知识分子与社会 (中信出版社, 2013),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5708550/.

[2] https://mp.weixin.qq.com/s/0hfFfpNRUVE2AR2MMTLB5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