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have Arrived at Your Destination

Forward 系列之四。故事讲述一名商界成功人士 Sam,因为少年时父亲生意失败,家境起伏,所以决定在家业稳定之后才要孩子,并且找了业内收费最高的基因定制公司,力求让孩子有顺遂的人生。但看了三段候选的人生预测后,Sam 意识到自己和妻子的性格倾向,总会影响后代,让他们的人生产生遗憾。失落的 Sam 来到附近一家小酒馆,与酒保和顾客谈话后,他意识到不论他怎么规划,人的境遇不可预测,重要的是像他父亲那样直面逆境,而这正是他一直在逃避的。最后他选择了取回 DNA 样本。

这篇的“在场感”很强,非剧情的公司都用的实名,主人公面临的焦虑在我这个年龄层也很容易感同身受。小说读起来有点文学杂志的“期刊味”,但并不是贬义。它非常像布拉德伯里的那些短篇,描述美国中产的生活和困境。如果再黑暗一点,又会比较像哈兰·埃利森。

不过这种“偏上的中产阶级”的设定很难让读者共情,他们的困境并不是一般中产担心的自己和孩子的阶层向下流动这种问题,而是自己和孩子的“人生价值”。稍不小心,就会写得像跨阶层的臆想。但作者抓主角的焦虑来源和表现都相当准确,又加入了 Nick 和 Beezer 这两个蓝领作为对照和主角的指路人,读者读起来也就入戏了。

那场让 Sam 意识到自己局限和潜能的找硬币的戏不算是最巧妙的构思,但这个场景把读者引向了一个与 Nick 的叙述呼应的、感人有力的画面,这里是整个故事的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