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观察 via 艾石

就,国内职场剧,咱能不能先解决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语速。打工人都知道职场对话语速要快,跟老板对话要见缝插针地塞话,跟客户谈判要唇枪舌剑,跟同事聊八卦也是连珠炮似的。实在不懂,请参看隔壁《半泽直树》语速。

这个不是最简单的问题,甚至关系到创作者(含制片人和资方)要解决的最根本问题:电视剧是给谁看的,要营造哪种虚构的现实。如果默认大家都是边洗碗边看甚至是当背景音听,语速和节奏自然慢;但是如果意识到有不同的看剧场景和需求,风格上不必如此千篇一律,也应该会在题材和故事方面有新的想法。

😂我以为创作职场剧的不是给职场人看的吗?当然还会有其他受众。创作者一定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沦为背景乐吧,刷热搜也是为了吸引很多人来看。那么创作者一定是希望观众认真看的。如果一边说着观众就是洗碗的时候看然后说我才故意放慢语速这是违心又偷懒的借口吧。另,像我家里电视几乎不开,开了一定是要看片,片不好看就关电视。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应该会越来越多。如果还觉得能成为背景乐,他们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广播字数太少还是说不清楚)

我从高中起就借作文练习吐槽电视剧了,所以我的立场可能很偏。但是容我不恰当地做个类比:广告商不在乎杂志读者如何使用一本杂志,你不拆塑封直接用杂志来砌墙他们都不在乎,他们只关心杂志销量,因为他们没法追踪具体阅读行为。电视剧行业也类似,几十年来大家都在用收视率这个没法追踪或核实的指标来衡量成败,广告商和投资人也不关心观众是不是真的在看。杂志怎么提高销量,电视就怎么提高收视率——找对了漂亮的脸孔基本就稳了。

虽然大家晚上休息时间短了,娱乐方式也多了,电视这个逻辑基本没变。电视剧越做得短小精悍,收视率竞争就越难有确定把握——你看迷雾剧场就只火了两个剧。

A台的10集剧收视率2个点,B台同期的60集剧收视率1.5个点,但是A台没法保证10集播完后下一个剧收视能上0.5个点。最稳妥的办法是把B台那个剧买过来一块儿播。

这样同样花一千万,编剧出600分钟的剧本,无论播出平台还是广告商都希望制作方把它拍成40甚至60集的剧,而不是真的600分钟的10集剧。因为你这10集拍得再好也不能连着放6遍,并且保持1.5个点的收视。

语速一快起来,60集剧的台词量就真的得写够40个小时,那就没法注水了。

有趣的是卫视时代的电视剧,现在能留下印象的都还蛮扎实。网络平台时代,表面上看是买方市场,剧目却非常水。

卫视时代看起来是几十家电视台争为数不多几个出品商的片子,但是电视剧制作人其实在竞争极为有限的播出时间。

网络平台时代看起来是三家半播出平台从成百上千的出品方手里挑片子,但是大家都可以随便在任意时间挑任意的片子看,观众的时间已经不是那么有限的稀缺资源了。

既然不需要争夺观众(这个由平台的流量引导和推荐算法代劳),制片人当然选择讨好平台,间接地就是考虑如何做投资方和广告商友好的剧。答案还是“长”。像半泽直树那样4、5集一个小高潮,60集职场剧怕是得换三代主角,变成从爷爷拍到孙女的大河剧。怎么办,还是只能注水。

各家平台都搞订阅制,让观众用钱包投票,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平台没有确保整部剧好看的义务。平台审片看前6集,VIP提前看也是第7集开始,制片方前6集做好就赚到钱了。

第二,经过上面那个步骤,新用户有了,但继续付费的用户看的不是新剧质量,而是已有剧目的数量。10集剧用户一周末刷完了,找新剧这么耗体力的事情,用户不会做的,宁愿换个平台去看新的顶流长剧。平台只能多买多屯更多的长剧,用户看得更久,就更容易留下来。

第三,国内平台订阅不是真的订阅。放广告可以,我洗个碗先。更重要的,“平台觉得一定要买独家”和“观众知道只有你家有”的剧没有交集。

一切看起来都很自洽又无解。但是这一套现在能成立,也就是观众看进口剧不方便,没得选。现在综艺也越拍越长越拍越剧情化了,电视剧行业来个雅达利崩溃也完全有可能。

出路似乎在于有几部成功短剧撑腰的制片人,能够首先保证主创的表达空间;有了表达空间的主创能够专业一点,提高审美,继续出精品,建立平台对精品的认知;识货的平台能够弄懂观众,把好剧精准地推给有需求的那部分人;获得了享受的观众可以成熟中肯地把意见反馈给制片人。

但是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或者水平没达到,都得重练。成熟的娱乐产业真不是一夕之功,成功前也极其脆弱。

总觉得同时也在影射网文行业了😂

https://twitter.com/fm100/status/1231487498812977152

Q:编辑真的是真理的掌控者嘛 XD

A:因为从信息的创建者到消费者的链条上没有编辑这一环,才会有「我看 到的都是事实/真理」的感觉吧。

Q:唔,我好像有那么一点懂你的意思了,是想说互联网带来的 filter bubble 相关的事情吗?每一个圈子的人都认为自己就是绝对正确的。

但是在传统纸媒中,编辑能够帮助消费者意识到「这是真理,这不是真理」 吗?这是怎么做到的呢,通过编辑自己的阅读量?

A:我觉得是因为网络上「编辑意志」这个东西不太明显吧,网络编辑普遍 只有消极过滤(不推荐不曝光)的权力而没有积极过滤(退稿)的权力,这 是「人人可发表」的机制使然。

所以传统媒体的消费者更容易知道,他在某渠道看到什么,代表了渠道的意 志。他会有一个判断,这个渠道为什么给他这则信息。

但在网络上我们看到的多数是个体化的表述,读者是自己判断这个声音是否 值得信任。这个意义上,确实人人都是自己的编辑。

这样一来什么是真理就很难判定。因为认识真理可能需要个人去否定他看到 的某种说法,甚至去采纳他不熟悉甚至反感的一种诠释。

当「编辑意志」是别人的意志和立场的时候,去批判地认识比较容易。当它 代表了我们自己的价值观,还有我们认可的人格的时候,我们就很难去批判 它了。

偶像的倒掉很难让人接受,就是因为它要求我们去否定自己的一部分。

没有谁能代表真理,真理来自观点的碰撞,但编辑的存在让我们更容易接受 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