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2. 2
  3. 3

1

有必要考虑写作的工作定义。如果人人都没有时间写作,而只是不断地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自己的状态,我们是否应该将这种行为视为一种写作?作为一般上班族工作的一部分,那些文案工作是否应该算是写作?

我倾向于采用一种更狭义的写作定义:它是一种以文字形式展开的,首先以自己的意识为对象的对话。社交网络上的文字发表经常是以别人的阅读和关注为首要目的,而且这种阅读又往往不引向读者与自我的对话,而引向平台上你来我往的反复表态,因此它不是上述定义下的写作。

我们称为“文案”的书写成果也一样。虽然它经常比我定义的写作更让人绞尽脑汁,但即使文案的起草者在书写过程中有与自己意识的交流,最终的产物也早已因为灌输了太多他人和组织的意志而对撰稿者和读者都失去了对话的意义。

2

“讲故事”和“讲道理”都能写成小说。讲道理是我希望达到的状态。讲故事的愿望实在不是很强烈。但问题是,光有道理没有故事,自己也不那么有兴趣写。

3

构建作品5步法(Source

  1. 想法
  2. 收集
  3. 聚焦
  4. 起草
  5. 阐明

在同一本书里也提到了类似 Zettelkasten 的资料收集方法,但是不像德国人书里写的那样古板。大体的思路是一样的——读到的东西只要让你产生了继续探究的兴趣,就应该把它记录在有关的主题页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