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我

有些原初的想法可能在不断停止和开始写东西的过程中丢失了。我一度知道想拿这个空间来做什么,还有过很宏大和复杂的想像。但是它们都超出了我的能力,导致我很难坚持下来。我原先害怕荒唐和渺小,但现在不那么在乎了。我现在意识到就连渺小也始于渺小,而世界不在意任何人的荒唐——当你想要世界在意的时候,你往往不得不收起你的荒唐。

重要的是我有空间,可以培育一些想法。而这些想法不是为了改变世界或者任何人,只是为了找乐

关于……

Codex Vitae | 电影 | 工作 | 行业 | 空间 | 认知 | 推想虚构 | 写作 | 艺术 | 游戏 | 阅读

……的想法